您當前位置:首頁 > 旅遊資訊 > 慢遊陽朔:人生之路,緩緩而行才更美!

慢遊陽朔:人生之路,緩緩而行才更美!

悟道雨音 發布時間:2017年06月05日 來源:陽朔幫

我越來越發覺,旅行中,如果能錯開喧鬧的人群,並把節奏慢下來,多作些停留或緩行,會體悟到另一種美感。這種美感,是悠閑,是寧靜,是自己的精神世界與大自然充分交流後的愉悅。

那天,BT搜索從桂林磨盤山碼頭乘船,在煙雨空蒙的漓江中航行八十餘公裏水程,到達陽朔。


船將靠岸時,眼前恍若一幅意境空靈的水墨長卷在流動:雲霧繚繞,江水微瀾,挺拔俊秀的峰林倒影水中,一葉孤帆漸漸遠去……極目遠望,岸邊山峰之間田園房舍依稀可見,這引發了我的遐想,在這山水深處,田野、道路、村寨、人家又是怎麽一個景象?於是,決定去十裏畫廊走一走。


在陽朔西街度過一個悠閑的晚上後,第二天天未亮,便至陽朔大橋上憑欄靜候。東方既白,一幅峰巒起伏的水墨丹青,隔江憑空淡淡而出。

當街叫了一輛小車,打算讓司機載至十裏畫廊的盡頭龍潭古寨,然後慢慢走回西街。十裏畫廊通常指是從陽朔縣城去往高天鎮的方向到月亮山的一條公路,因為這十裏多路沿途風光旖旎,並有龍潭古寨、月亮山、大榕樹、蝴蝶泉、聚龍潭、金水岩、遇龍河、工農橋等諸多風景點緊緊相接,由此稱為十裏畫廊。


及至龍潭,見潭麵平靜如鏡,奇峰倒映在清幽的潭水中。岸邊的鳳尾竹婀娜多姿,引風擺動。鳳尾竹林後,龍潭古寨隱隱約約露出一角。

龍潭古寨已有500餘年曆史,古建築6000平方米,寨中所有的古宅都用水墨青磚建造,在今天依然保持著光滑的風采本色。古寨人傑地靈,曾經出了不少進士和武將。走過長滿青苔的深巷,便如穿越了500年,看到了陽朔的前世今生。

古宅的門大多已破敗,但其黑色大理石門檻還能分辨出原本雕琢精美的花紋。這些花紋揭示了住戶祖先的身份。這一家門檻上雕著弓箭和錢幣,讓BT搜索仿佛看到將軍告別家園,橫刀躍馬,奔赴沙場,而這一去,是否得以衣錦榮歸?


梅花窗忠實地記載了女孩們“養在深閨人不識”的曆史,那時女孩們隻能透過小小的花窗,一睹外麵的世界。

高高翹起的飛簷呈現著靈動。簷上置有精美的磚雕吻獸,它們匍匐在那裏,世世代代保佑著主人幸福安康。

村前是一派原生態的景象,波光瀲灩,古樹遒勁,滿眼清綠。

河邊山上有一塊天生的“將軍”石,似將軍守護著整個村寨。

村後更是群峰聳立,碧荷連天,如詩如畫。

“小獨秀”峰前水車悠悠轉動。


這顆菩提古樹是龍潭古寨鎮寨之寶,狀如秀美的鳳凰微微抬起頭眺望遠山。

走出村寨,沿途是綿延的農田,一派賞心悅目的田園風光。

不覺來到月亮山。美國BUZZ FEED網站曾盤點了世界各地25處超現實主義魔幻風景,中國的羅平油菜花、陽朔月亮山及黃龍五彩池列在其中。月亮山因狀如明月高懸而得名。月亮山這種奇異的地形,是喀斯特地貌的一種表現形式,名曰“穿洞”,是大自然的鬼斧神工。千萬年前,這裏也許是一條地下河所在,由於地殼上升,或者地下水麵下降,滄海桑田,地下的溶洞上升出地麵,變成一個半山上的洞穴。

循著大理石鋪就的800餘級登山道到達“月宮”。這“月宮”光禿禿的,以“廣寒”兩字來形容再貼切不過。而從“月宮”透過薄霧向“人間”俯瞰,影影綽綽,可以看到這一帶喀斯特地貌的全景:阡陌交錯、河流纏繞、白色的小房子星羅棋布,仿佛江南水鄉,而與婉約的江南水鄉不同的是,千百座山峰如春筍在平原上拔地而起,絕不相連,使整個景色充滿剛柔相濟之美。那天時值中秋,我按當地習俗,在“月宮”上雙手合十,為所有親朋好友祈福。

月亮山不遠是大榕樹景區。有著一千五百年樹齡的古榕樹亭亭如華蓋,遮蔽著近一千平方米的土地。這就是著名的“獨木成林”景觀,大自然的又一個奇跡。碧綠的河水從這顆氣勢非凡的古樹前流過。

近看大樹盤根錯節,葉茂跟多。榕樹的種子萌發力很強,由於飛鳥的活動和風雨的影響,使它附生於母樹上,攝取母樹的營養,長出許多懸垂的氣根,能從潮濕的空氣中吸收水分;入土的支柱根,加強了大樹從土壤中吸取水分和無機鹽的作用。這就是"獨木成林" 的奧秘。


隔岸的穿岩怪石嶙峋,五色斑駁。河邊“榕蔭古渡”為陽朔一景。相傳50年代那顆榕樹要被砍伐排用場,被村民們保護下來,現在帶來了巨大的旅遊收入。由此可見,“無用即是大用”。


出了大榕樹景區繼續行走在馬路上。這十裏畫廊的景色,大致是空靈的、朦朧的、淡淡的。偶爾,在這幅水墨長卷中,大自然的筆墨也會添上些色彩斑斕的濃烈。

金色的秋菊花開成海。

行走中景隨步移,羅列在道路兩側的山峰形態萬千,如駱駝、如雄獅、如羊角,任憑你的想象力自由馳騁。

最後來到蝴蝶泉,聆聽了一場列入世界非物質文化遺產的“侗族大歌”。“侗族大歌”是一種多聲部合唱,歌唱時無指揮、無伴奏,自然合聲。我聽不懂他們的歌詞,隻覺得高音時象清泉流淌,低音時猶如遠古傳來的回響。侗族人認為,吃飯是養腹,唱歌時養心,唱歌同吃飯一樣重要。


這一場盡興的行走一直持續到傍晚。途中經過遇龍河,見青山環抱,綠水靜流,淳樸、靜謐的氣質讓人怦然心動,便在次日晨曦中,乘竹筏悠閑地順河而下。

水圍繞著山,山倒映在水,竹筏就在這青青的山水間慢行。這使我不由想起袁枚的詩:“分明看見青山頂,船在青山頂上行。”

這一次陽朔旅行;漓江漂流慢遊了水道;十裏畫廊漫遊了步道。下次再遊陽朔,願在陽朔找一個無人問津的小漁村,在古渡邊閑閑地喝茶,聽漁歌唱晚,與黑山白水、江楓漁火默默相對,直至水月俱沉。